老公成现代陈2012欧洲杯赛程表新浪世美 女子胜诉后抗诉望“加重刑期” - 蔬菜摊

老公成现代陈2012欧洲杯赛程表新浪世美 女子胜诉后抗诉望“加重刑期”

  来源:今日女报

  原标题:益阳一女子状告丈夫重婚:“他转移上亿财产”

  曾在益阳某中学担任教师的李辉,心底有个“创业梦”。为帮他圆梦,妻子孟玲支持他停薪留职做生意。在丈夫创业屡屡失败时,孟玲靠微薄工资偿还债务;待丈夫创业成功时,远在老家照顾一家老小的孟玲却听到了丈夫出轨且“有私生子”,以及“身家上亿元”的传言。

  李辉真成了现代版“陈世美”吗?孟玲赶到丈夫创业所在地,想要了解真相——真相究竟如何?她将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?

  全力支持,为圆丈夫“创业梦”

  “被告人李辉犯重婚罪,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;被告人张茜犯重婚罪,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,刑期自2017年12月11日起至2018年8月10日……”

  这是一份由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于今年7月4日下发的刑事判决书。判决书中,李辉是和55岁的孟玲一起走过32年婚姻路的丈夫,而张茜,则是李辉一直坚称为“同事关系”的女人。

  7月13日,上诉有效期的最后一天,益阳女子孟玲看着这份标志着她打赢“婚姻保卫战”的一纸判决,以“判决量刑不当”为由递交了抗诉申请书,希望能“重新审理,加重刑期”。

  之后,四起的流言让孟玲深陷舆论旋涡。“好多人都说,即便老公犯了错,也没必要往死里整。”

  7月19日,孟玲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坦言,很多人并不理解她,“别人只觉得我不讲情面,其实,老公成了现代版‘陈世美’,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!”

  而对于母亲的做法,孟玲女儿李灿却有另一种解读:“其实,母亲是在变相地帮父亲!”

  孟玲为何“狠心”抗诉,女儿的解读又如何理解?一切还得从头说起。

  孟玲自述,1986年9月,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她经同事介绍认识了益阳市某中学教师李辉。尽管李辉出身农村,个头也不高,“但社会阅鑫鼎国际历丰富、家风好”,她决定和对方相处。一个多月后,孟玲就和李辉“闪婚”了。两年后,随着女儿李灿的出生,婆婆也从乡下搬来益阳市区一起居住。

  原本,孟玲以为幸福生活将从此开始,可随着丈夫一次次创业失败,日子变得紧巴起来。

  原本是中学教师的李辉,突然萌生了“做生意赚大钱”的念头。孟玲回忆,1993年,李辉和朋友合办了皮革厂,不到一年就净亏7万多元,厂子倒闭。一家四口当年过春节时,口袋里仅剩数十元钱,“过年都不敢走亲戚”。而丈夫创业留下的债务只能靠夫妻俩来偿还,这一还就是3年。

  1997年,不甘平庸的李辉选择停薪留职去深圳下海经商,孟玲东拼西凑借来78000元再度支持丈夫创业。但一年过后,这些资金又打了水漂。随后的6年里,李辉还承建过羽毛球训练馆屋顶,做过房屋装修,但生意始终没有赚到钱。

  “2000年,是我们家最艰难的一年。”孟玲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,她至今仍记得当时的窘迫。“那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,他二哥病重在北京住院,因为婆婆担心,我就把家里的全部积蓄3960元都带着先一步去探望,但他二哥最终还是去世了。”此前,考虑到北京天冷,担心丈夫受寒,孟玲还专门给李辉买了厚棉衣和棉靴。

 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让孟玲的女儿李灿至今难忘。“当时,家里准备将二伯的骨灰从北京运回二伯母的家大连安放;父亲由于生意失败,没钱从深圳来北京,母亲把她最后留着的两个金镯子卖掉,这才让父亲坐火车来到北京将骨灰带去大连。”

  庆幸的是,艰难的日子终于熬到了头——2005年,李辉从深圳转战青岛,事业开始走上正轨。孟玲终于有机会去青岛分享丈夫成功的喜悦。

  但是,从2007年开始,李辉却不再准许孟玲前往青岛看望。“他说婆婆身体太差了,如果我去青岛就没人在家照顾了。”起初,孟玲还有些生气,但一想到丈夫的事业好不容易有了好转,经商资金还紧缺,又加上机票贵,吃住都要花钱,为了不添麻烦,她同意了。

  可慢慢地,孟玲发现,李辉不但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类似“李辉其实很有钱”“李辉在外有女人”的传言也多了起来。

  暧昧短信,击碎她对婚姻的信心

  相较于孟玲的后知后觉,女儿李灿更早察觉到父亲的异样。

  原来,早在2007年5月,当时正在读大学的李灿给李辉打电话要去青岛玩。“我爸一听我要过去,说话突然不利索了,而且死活不让我过去。”结果,等她执拗地到达青岛后,只能一个人在街上逛。

  凑巧的是,偌大的城市,竟让李灿和父亲在街上相遇。路上,李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。“对方声音很大,而且是个女的。”李灿回忆,当时还听到女人在电话里说“你在干嘛,给我马上回来”。或许是女人的直觉,李灿下意识就觉得“老爸在外有人了”,可“爸爸解释说是他公司的财务人员。说完,他就让我打车自己先回去,第二天就给我买了票让我回湖南了”。事后,她才知道电话中的女人叫张茜。

  李灿本打算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母亲,可由于孟玲正好生病,为了让母亲免受刺激,又加上没证据,她只得隐瞒下来,“当时自己也抱有期待,自欺欺人地认为应该是场误会”。

  可之后发生的一件事,让李灿的“误会”成了现实。

  2013年4月,李灿在北京某高校读研究生,恰巧李辉在北京办事,于是父女俩在北京一家酒店见了面,而曾经见过一次面的张茜也在。“当时我和父亲在聊天,突然一个陌生女人走过来,先是开口叫她(指张茜)‘姐姐’,之后又开口对着我爸喊‘姐夫’,我爸却习以为常的样子。”

  “我现在真的不愿再回想起那个画面。”李灿说,但当时的她只能抑制住内心的痛苦,直到周边无人时,才对父亲直言“您自己把事情处理好”。说完,她想了想,补了句“别让妈知道”。

  事后,李灿却发现“他什么都没做,依然和那个女人纠缠在一起,还更加大胆”。

  而孟玲也在无意中发现了丈夫手机里的一条暧昧短信。

  那是2014年9月28日,孟玲婆婆去世一周年的忌日。当天,因为要招待亲戚吃早饭,孟玲一大早就起了床。但就在她忙活时,李辉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,原本只想拿过手机关闭,谁想,显示屏却显示着这样的短信内容“想你想你想你……老太婆婆”。

  因为手机没上锁,孟玲当即记下了手机号码,随后翻看了两人的聊天记录。她这才知道,此前有关自己丈夫和同事张茜出轨、重婚的流言不是空穴来风,“手机里不光有暧昧短信,还有女方的姓名、身份证号以及两人从贵阳至青岛的来回登机信息”。

  更让孟玲震惊的是,当她输入张茜手机号查看微信时,却在其朋友圈找到了一张小孩子的照片,而这张照片曾一度成为李辉的微信头像。“乍一看,其中一个小孩跟丈夫还有几分相像”。

  当晚,孟玲和李辉大吵了一架。但对于出轨一事,李辉予以否认,“他说自己和张茜只是同事关系,更没有同居生过小孩,而这个说法直到现在他依然坚持”。

  转移财产?离婚诉讼变重婚“审判”

  为了拆穿李辉的谎言,孟玲专程去了青岛,通过朋友四处打听,终于找到了李辉的住处。她细细一了解,获得的信息非常惊人。“那边小区的保安和居民每天看到李辉和张茜同进同出,都认为他们是夫妻关系。但只有初中文化,在公司做事的张茜竟然在青岛有9套房,多辆豪车,资产上亿元;而身为公司董事长的李辉却无房无车无存款。”孟玲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,“根据青岛现在的房价,9套房总价值就达数千万元”。

  7月19日下午,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从知情人手中拿到了一份张茜2005年至2006年的银行流水账单。记者发现,其每笔资金存储支出的额度均不超过2000元,而银行卡余额均未过万元。

  而根据一份李辉的银行流水账单显示,李辉仅在2010年就给张茜转账了近千万元,而孟玲只收到过丈夫一笔12万元的转账。

  “我认为张茜的上亿资产都是李辉转移给她的。”孟玲质疑:“如果说李辉给张茜汇过去的巨额资金是给公司做账,我还可以相信,但一个在公司做事的女人却在5年时间里,从存款不到一万元突然说靠自己辛苦打拼挣来上亿元资产,还愿意和身无分文的公司老总同住在一起,这种反差太悬殊了,怎么能让人相信?”

  之后,因质疑资产转移,孟玲与李辉多次发生争吵。2014年底,李辉提出离婚,并就夫妻财产分割要求谈判。

  “当时,我爸还在装好人,明明自己有钱,还说愿意把朋友借给他的200万元,作为母亲多年来为家里操劳的补偿,甚至房子、家具都可以不要。”李灿说,母亲其实并不想离婚,因此一气之下就说“你给我一个亿,我就离婚”,“其实,母亲要真想离婚,那几百万元钱完全可以拿到手,根本不会去追求取证相对艰难的上亿元资产”。

  2015年4月,李辉向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申请诉讼离婚,但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了。2016年4月,他再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。“因为我始终站在母亲这边,我爸多次声称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。”李灿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。

  这一次,面对李辉的坚决,此前还抱着“让丈夫回心转意”期待的孟玲也想开了,经与家人商量,她决定向警方寻求帮助,查找丈夫和张茜重婚的罪证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离婚诉讼案不得不暂时中止。

  多方证词,他和“情人”锒铛入狱

  2016年8月16日,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区分局就李辉和张茜重婚一事展开了调查,并搜集到了大量证据。记者从知情人处获得了部分证据。

  其中,李辉的生意合伙人余方告诉警方:“起初我以为李辉和张茜是情人关系,后来感觉是夫妻关系,他们常常住在一起……2014年,我向李辉借500万元,他说钱没在他手里,都在张茜那里,后来他们商量后,才经张茜同意借了我300万元。”

  李辉的原同事方霞也称:“以前李辉是和我同住出租房的,但从2007年4月起,他基本上不住出租屋了,而是和张茜住在一起……有次我去李辉和张茜的住处汇报公司情况,推开门后就看见张茜裸体坐在床上正准备穿衣,而李辉也是裸身坐在床上。另外,我觉得,李辉和张茜不是一般的情人关系,因为张茜不久就开始掌管李辉所有工程上、生活上的开支和收入。”

  除此之外,能证明李辉和张茜存在“夫妻关系”的还有李辉的生意合伙人丁瑞、周华等。甚至,就连李辉的二姐也去孟玲家替弟弟说情。

  孟玲向记者提供了一段拍摄于2017年11月的视频,视频中一名女子在讲述:“自从妈妈住进弟妹家,就一直都是你在照顾,家里有事时,都是你在出钱出力,妈妈病重了,弟妹你更是全天都在守候,哪怕妈妈去世时也是你在张罗丧事。如果那个女人(指张茜)和弟弟真的有关系,我会把那个女人抓去坐牢……”孟玲表示,视频中说话的女子就是李辉的二姐。

  因证据确凿,李辉、张茜于2017年12月11日被抓获,并于同年12月13日被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刑事拘留。12月28日,李辉、张茜被逮捕,并在当天分别送往益阳市看守所、益阳市女子看守所羁押。

  之后,便回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。

  临近采访结束时,李灿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,母亲之所以不服法院判决结果并要求“加重刑期”,一方面是要切实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;另一方面是一旦再次坐实父亲重婚的犯罪事实,待再打离婚官司时,只要资产转移证据充足,不但母亲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夫妻共同财产,而且能避免张茜对房屋、豪车和巨额钱财不认账,父亲也不至于“身无分文”。

  “虽然父母离婚已是板上钉钉的事,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,我不想让他被那个女人骗了。”李灿如是说。

  (为保护隐私,文中人物均系化名)

责任编辑:张申

暂无相关信息